以竞猜之名行博彩之实?电竞这么玩要出事!


随着电竞行业的蓬勃发展和电竞玩家的飞速增长,电竞热早已不是新鲜事。据统计,2020年,中国电子竞技游戏用户规模达4.88亿人,市场销售收入超1365亿元,已成为全球第一市场。而观看电竞直播的用户中,六成以上年龄在24岁以下,三成以上年龄在25-35岁之间,呈现出年龄小、规模大、消费力强的群体特征。

在电竞成为资本追逐的焦点与新的掘金地的同时,不少犯罪分子也以此为机,将其作为逐利的工具。例如,披着“电竞交流社区”外衣的非法赌博平台、电竞直播界面上的博彩信息等。

上述以电竞竞猜的名义接收赌客投注并予以提现的方式,涉案金额高达千万,符合在网络上开设赌场的要件,故所有明知系赌博活动仍参与“电竞小酒馆”运营、销售等业务的人员均应构成开设赌场罪。目前我院已审结“电竞小酒馆”系列案件共16件62人。

此类犯罪会采取赌博与提现分离的模式,其自行研发的电竞竞猜软件并不存在资金提现的途径,而是由被告人通过可以资金结算的商城、小游戏进行后期提现,增加了公安机关侦查难度。

传统赌博大多需要聚集赌客至特定场所才可开展赌博业务,而手机软件与小程序的运用,使得各地域的赌客无论何时何地均可参与赌博,从而导致赌客群体范围更广、涉案赌资更多、社会影响力更大。

本案被告人通过成立公司招兵买马,而招募人员分别从事开发运营软件、招揽赌客、资金提现等业务,具有较为明确的组织结构与运作方式,各环节、岗位均由专人负责,容易发展成为分工明确、层级鲜明的产业链,甚至成为电信网络诈骗中的一环。

该案软件交易数据存储于租赁的服务器,而服务器在租赁期满或未支付租赁费的情况下会予以回收,数据保存时间较短,导致调查取证难以全面展开,仅能通过赌客向软件充值数额来确定赌资,加大了赌资认定难度。

电竞博彩的乱象之所以存在,一方面是因为犯罪成本低、利润高,且可通过线上运作甚至将服务器设在国外的方式来逃避侦查,另一方面也与此类电竞博彩的受众庞大有关。

因此,在加大对开设赌场的惩戒力度、提升侦查技术的同时,更要告诫电竞游戏的爱好者们,必须提高警惕,远离一切赌博套路,小玩一把的结果很可能就是血本无归;发现赌博网站应立即向公安机关举报,身体力行向电竞博彩说“不”。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